您的当前位置:金沙娱城 > 东方拆局体育资 >

西方不亮东方亮F1将在2019年的中国赛道迎来爆燃

时间:2019-09-27

  抱定商人思维的伯尼,想法依然像以前那样,把赛事转播权卖给出价最高的人,“榨取”每一分收益。

  纵览如今的F1版图,以9年亏损超50亿的中国赛为代表的亚洲分站赛,落地中国15年后,F1将在2019年迎来爆燃。

  那时的中国,汽车是合资和外企在中国大行其道,本土的汽车品牌尚属凤毛麟角。致使F1在进入中国市场初期,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程度并不是很高。

  早年间,伯尼对推广和开发F1的贡献可以说无人能出其右,连新任掌门人凯里也说,“这项运动能有今天,就是因为他。”

  伯尼对于商业利益的敏感让F1迎来爆发,但进入新世纪,年事已高的伯尼却加速F1的逐渐衰落。

  现在,F1和管理方正在用行动表达对中国市场的尊重,2019年,F1选择中国大奖赛,作为F1赛事历史上的第1000场比赛。

  60年代,伯尼是车手经纪人;70年代,买下布拉翰车队。之后,伯尼便一步步走上F1领袖的舞台。

  这一措施引发了以迈凯伦为首的几支车队的强烈反对,甚至公开声讨,他们觉得伯尼所做的事情完全是“抢劫”。

  2018年F1与腾讯体育,签下两年的新媒体独家版权,版权布局的效果称得上立竿见影。

  在掌控了这项运动长达40载之后,2017年1月,随着F1公司被美国自由媒体集团收购,他终于转身离开。

  有人怀念他40年来对F1赛事做出的贡献,也有人认为他把F1带进了死胡同,庆幸他的卸任可以让F1大赛进入新的时代。

  2008年金融危机,摧毁了西方的自信心,这个自信心的摧毁来自于他们经济的崩溃,直至今日,欧美一直没有走出金融危机的阴影。F1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。

  在F1近70年的风云岁月中,这项起源于英国,从英国走向世界的赛事,在世界经济最发达的国家,都设有自己的分站赛。

  近十年当中,中国经济体量不断崛起,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越来越大,话语权也逐渐在上升,经济环境的推动也让中国的消费理念,消费业态发生了质的改变。

  当前中国,在互联网行业,是最发达的地区之一,互联网电商的发达程度,早已把美国甩在身后。

  这家美国上市公司是世界六大媒体集团之一,同时也是新闻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和时代华纳的最大股东。收购时,F1估值80亿美元,净资产44亿美元,通过资本运作,自由媒体集团付出11亿美元现金。

  2019年伊始,F1官方公布了前一年的收视和受众数据,中国市场单个收视观众(UV,Unique Viewers)较之2017年暴涨3倍,涨幅领跑全球,以6800万人的总人数高居全球第二,这个数字几乎两倍于排名第三的美国市场(3420万人),帮助整个F1录得10%的涨幅,达到4.9亿人。

  在F1全年21场分站中,中国大奖赛并不突出,据官方去年底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8年的中国站,周末入场总人数、单独正赛日(周日)入场人数,乃至涨幅都排不进全年21场分站的前三分之一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曾被视为领袖的伯尼,在一片对“独裁者”的声讨中,于86岁对F1选择了“放手”。

  他,一手勾连了体育赛事,一手勾连了全球的世界工业,作为重要的衔接者,把两者对接起来。

  一方面缘于进入之初,中国的汽车工业还没有起来。在工业时代,汽车工业是最能体现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标志性产业。

  过去,报道F1每站比赛的记者加起来总能有180-200人。但近几年,报道全年比赛的记者大量减少。以拥有两名F1车手的巴西为例,2012年前后浩浩荡荡7家媒体的配置,2016年只有1家媒体还在参与报道。

  随着中国跃升为第二经济体,15年过去了,F1每年都有中国大奖赛,但却没有在中国迎来市场的爆燃。

  与此同时,我们对互联网的运用更加成熟,电商、支付、新媒体、新零售,中国已成为先行者。

  1月25日,F1全球赞助商和商务合作总监穆雷·巴内特表示,“F1愿意在中国开辟第二战场并举办全年的第二分站赛。”

  70-80年代,电视转播逐渐兴起。借助这个风口,伯尼敏锐的发现了电视转播权的市场机会,把电视转播权分散出售的局面进行了打包整合。

  据《福布斯》2018年6月7日报道,汽车方面,2018年发布的全球上市公司2000强榜单(根据营收、盈利、资产和市值进行综合评分)中,有32家汽车和卡车公司,其中有8家是中国厂商。该数字让中国可以与日本平分秋色,同时碾压美国,后者只有3家汽车公司入榜。

  90年代,伯尼把F1赛事的权利由之前运营的车队联合会,经过操作转给了伯尼自己的FOM公司。

  随着F1赛事的蛋糕越来越大,伯尼收获了大批的拥趸,但野心也逐渐显现,背负着“独裁者”的骂名。

  只要提到F1赛车,伯尼·埃克莱斯顿一定是绕不开的名字。有人怀念伯尼让F1成为“世界运动”,也有人认为伯尼把F1带进了死胡同。但是F1能够被推向全世界,伯尼功不可没。

  但是对互联网时代的大潮,伯尼却没有太大兴趣。BBC对此的评论是:“他认为网络赚不到钱,却没看到里面隐藏的长期效果。”

  自由媒体集团接手之后,圈定了两大重头市场:一个是其本土的美国市场,另一个就是以中国市场为核心的亚洲市场。

  从此,小小的电视屏幕,把F1带进了黄金时代,也成就了伯尼毁誉参半的人生。

  但在中国市场,这项运动并没有摆脱“小众”的认知,关注度和影响力也远不及NBA、英超等海外体育赛事。

  以上种种的原因,F1赛道在其他地方黯然失色的时候,F1在中国的赛事,得以异军突起。

  正是由于伯尼拒绝免费转播,坚持选择付费电视的市场错判,导致了如今F1观众人数大幅下降。

  F1从英国一个很偏僻地方的本土赛事,短短几十年间,蜕变为极具商业价值,拥有全球影响力的顶级赛事,伯尼功不可没。

  再加上,2018年F1在全球录得17.58亿的电视收视人次(TV cumulative audience)数据,连续第二年增长,其中中国市场以69%的增速,领跑全球。

  据BBC报道,在进入2000年之后,伯尼仍然没有停止增加自己的线的决策机制,只为了能“增加自己手中的权力”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金沙娱城